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没有名字,一出生就失去了一切。

    娘亲死了,爹爹也视她为仇人,觉得她是一个不祥的灾星。

    这个世界对她充满了深深的恶意,她活着的每一天,都被笼罩在无尽的阴霾之内,无法挣脱开命运的枷锁。

    她没有反抗的勇气,越是害怕,越将自己藏起来,至死也无人问津。

    “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就算一开始的起点很低,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至少,已经差到不能再差了,接下来总会好起来的。”

    云锦璃在心中默默地说道,她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起,就代替花奴重生。

    只是她不会再过从前那样的日子,她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她将整个人都浸没在水中,让水流将她完全清洗干净,那些屈辱她也会全部洗去。

    她从浴桶之中出来,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她看得出这衣裳虽然并不华丽,但是用上好的布做的,穿在身上很舒服。

    她的衣裳已经破破烂烂,已经被翠黛拿起丢掉了,她现在身上的衣裳是阮清荷干净的衣裳,她们两个身形差不多,所以她穿着也挺合适的。

    素白配上一抹清新的绿意,柳叶图案绣在袖口和领口边缘,看上去非常雅致。

    她擦干长发,系上了一根简单的白色发带,这是翠黛放在衣裳旁的,看得出她的细心。

    将自己收拾了一遍,云锦璃感觉舒服了多了。

    这一间是客房,并没有梳妆的镜子,所以她只能走到已经恢复平静的浴桶旁边,低头看了一眼水中的自己模样。

    她想看看自己如今变成了什么模样,便往水中看去。

    当她看清了自己的样子,不禁瞪大了眼睛。

    水中的那个少女样子虽然有些模糊,但她认得那张脸,竟然是她曾经在现代的样子。

    她的记忆非常好,能够过目不忘,更何况那是曾经的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世界上怎么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会是巧合吗?”

    她这个身体的主人,不是长得跟她在凰云大陆的那个女王一样,却是她在现代时候的样子。

    容颜清冷绝美,虽然没有到最美的年纪,但已经是难掩绝色。

    “我们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所以在茫茫人海之中,我才会融入她的体内,与她的身体完全融合,没有排斥的现象。”

    她快速思考起来,她拥有了这个身体原主的记忆,她的美丽并不曾被发现,因为她每天都是灰头土脸,浑身脏兮兮的,活似从泥潭里捞出来。

    哪怕再美丽的娇花,被煤炭灰涂满之后,也没有人能欣赏它的芳香馥郁。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去纠结了,不管怎么样,接下来的路,都要我自己走下去。”

    看到水中的自己,她感觉仿佛是自己重生了,那种感觉很特别,让她觉得自己就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一样。

    她走出房间,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脑海中虽然有些支离破碎的记忆,可是花奴终日关在花家,很少出门,对外面其实是陌生至极。

    “姑娘,你伤还没有好,不能走动的。”

    翠黛见到云锦璃出了房间,连忙开口说道。抬头看到她如今褪去憔悴的面容,眼中露出了惊艳之色。

    眼前的她,跟她刚被带回来的时候,简直是天壤之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