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皇帝道:“贺爱卿拳拳之心,着实令朕感动。即日起,贺悠由四品礼部侍郎擢升为正二品礼部尚书,原礼部尚书碌碌无为,予以罢免。”

    贺悠再次叩谢:“臣谢主隆恩。”

    皇帝笑道:“贺爱卿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近了一大步。朕希望你有朝一日有能力助朕稳固朝纲,如你爹贺相那样。朕可以许诺你,来日你有机会继承贺相的衣钵。”

    “臣定竭尽全力为皇上效犬马之劳。”

    “传朕旨意,赐婚礼部尚书和静娴公主,近两日挑个良辰吉时,让二人尽快完婚。”

    开年以后,朝中大小事务亦是繁杂混乱,皇帝尚且顾不过来;关于沈娴的事,皇帝确实不想再管。

    这个疯子就丢到贺悠那里,不论好坏,只要她活着就行。

    后宫已经被她给弄得一团乱了,一听说她要嫁给礼部尚书为妻,个个都烧高香,恨不得她立马就能嫁走。

    大楚各地经历了雪灾饥荒,冻死饿死无数,朝廷都无动于衷。

    眼下开春更是没有粮食耕种,百姓寒了心。各地方已经陆陆续续有暴乱发生,朝廷官府都以强力镇压。

    可越是镇压,民愤怨怒只会更甚。压制得越凶,反抗得就越凶。往往结果会适得其反。

    相比之下,京城里就相安太平。

    在度过了一个较为冷清的新年以后,天气暖和,百花齐放,京里男女老少喜迎花朝,大户人家依然相约京郊踏春赏花。

    据地方上奏来的消息,发生暴乱的城郡,好像都有一群人有组织有目的地撺掇民众、煽风点火。

    皇帝下令,所有暴乱民众一概抓起来,一个个严加拷问。

    地方官府衙门能有多大,牢房只怕都装不下。牢房装不下的就一刀杀之。朝廷的手段血腥暴力,使得暴乱却也在最快的时间里短暂平息下来。

    但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沈娴和贺悠的婚礼一切从简。日子就定在两天后。

    婚礼那些繁复的礼节步骤也能省则省,只要把沈娴送到喜堂上,跟贺悠拜了堂入了洞房,这门亲事就算成了。

    两天的时间里,尚衣局临时赶制出一套嫁衣,搭配一套首饰头面,送到太和宫来。

    而贺悠得皇帝首肯,在外置办了宅院,装点了喜堂和婚房。

    宅院里值守的侍卫都是从宫里派遣来的,以便看着沈娴。

    两天眨眼就过去了。

    沈娴呆滞无神地坐在妆台前,身着火红嫁衣。玉砚悲戚地给她挽发上妆。

    从护国寺回来以后,太和宫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沈娴接受不了,玉砚也接受不了。

    现在沈娴又变回了从前那个疯疯傻傻的样子,玉砚眼睛都哭肿了也无济于事。

    崔氏说,这个时候谁都不能倒下,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一定要照顾好公主。

    如果连她们都倒下了,还有谁是真心关心公主的?

    遂玉砚咬牙坚持了下来。

    沈娴的痛苦,玉砚感同身受。小腿不在了,如今她还要另嫁他人。而这个人还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贺悠!

    玉砚清楚得很,沈娴心里的人是苏大人,在护国寺的时候玉砚好不容易放下了成见,看他们成双入对,可转眼间又是物是人非。

    还能有什么,比沈娴如今的遭遇更造化弄人的?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