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玉少虽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物,但是我们尊上能将他甩出好几条街去!”

    墨羽自豪的说道,对于自家尊上,充满了信心。

    “那是自然,这天下间哪有人比得上我哥北辰玦?”

    阮清荷笑着说道,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义兄北辰玦一眼,银发飘逸如雪。

    这神俊清逸的风姿,宛如九天之上的仙鹤,让人看一眼都自惭形秽了。

    逸不染尘,落雪映月。

    她不曾见过比北辰玦还优秀的男子,这世间也不知道有没有女子能够配得上她的兄长?

    他是天空之中的北辰星,耀眼至极,哪怕再暗淡的夜色,也无法掩盖他的辉煌夺目。

    “如果不是哥的身上寒气十足,没靠近一丈的距离,都会被冻成冰块的话,相信最受欢迎的美男子,非君莫属了。”

    纵然如此,北辰玦依旧是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子,龙渊大陆的第一天才!

    他依旧是无数女子心中的男神,只是可远观,不可亵渎的男神!

    “对于那些庸脂俗粉,为兄并没有兴趣。”

    北辰玦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好似清泉流淌而过。

    “哥,你这么挑剔,可别独身一辈子,义父非得唠叨死你。”

    阮清荷抿嘴一笑,到时候义父他们肯定要急死了。

    堂堂星河古国的太子爷,从来不近女色就算了,还对任何人都没有兴趣。

    “他不敢!此外,为兄的终身大事,用不着你这小丫头担心,你顾好自己吧,我记得你娘亲在我们出发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要为兄替你物色一下未来夫婿……”

    北辰玦淡淡的说道,目光望向遥远的天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听到他的话,阮清荷和墨羽都忍不住笑了,因为在星河古国之中,他这个太子爷才是说话最有权威的那个。

    “好了!好了!就此打住!我要去准备一下药草,过两天让锦儿药浴,她能恢复快一些,就不跟你多说了。”

    阮清荷连忙脚底抹油,立刻就逃跑了。

    “锦儿。”

    北辰玦听到这个名字,原本蓝如海洋的瞳色,骤然化作了一片绚烂的滢紫色。

    他眸有双色,蓝紫二色。心情平静时呈蓝色,情绪激动的时候,会呈现紫色。

    每当他喜悦或者愤怒,眸色就会改变。

    “墨羽,本尊让你调来凰云大陆那边的消息,可办好了?”

    他负手而立,长袍被风高高吹起。

    “尊上,这些情报都是来自凰云大陆的内容,请过目。”

    墨羽将早就整理好的情报递了过去,能够跨越大陆禁地传递消息,也只有他尊上的势力云庭星府才能办到。

    他知道尊上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让人调来凰云大陆那边的消息过目,其实他知道尊上关注的是一个女子的情况。

    那是远在天边的一个女子,身在凰云大陆,名声却远扬到了龙渊大陆。

    她就是战无不胜的女王,云锦璃,她也是唯一能够让他们尊上始终默默关注的一个女子!

    她也许不知道他,可是他却知道关于她的境况。

    每次尊上看到关于她的只言片语的近况,都会难得的露出几分淡淡的和颜悦色。

    “若非女王不在我们龙渊大陆,他们两个绝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墨羽在心中默默地说道,可不敢将这话说出口。

    北辰玦接过卷轴,伸手一抚,就有无数的信息从卷轴之中飞舞而出,浮现在他的眼前。

    然而当他看完上面的内容,手中的卷轴也已经化作了灰烬。

    那一双紫色的眸子,仿佛有惊天怒焰在狂烧!

    墨羽见到尊上平时都会将卷轴收好,这一次竟然发这么大的火,尊上身上那可怕的气息让他都忍不住发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