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本王是陛下亲赐的女王,谁敢妄动!都给本王速速退下!”

    云锦璃一边替云无崖驱毒,一边冷冷的说道。

    她凌厉的目光扫过冲上来的侍卫,身上慑人的气势,吓得他们连忙后退。

    看到他们这吓软腿的样子,太子云灏气得骂了他们一句。

    “一群废物!”

    见到这么多的侍卫,居然被一个小丫头镇住,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云锦璃,你弑君之罪是逃不过的,乖乖束手就擒,本殿下还可以念着兄妹一场,留你全尸。”

    太子云灏冷笑着说道,看着眼前这个比他这个太子还耀眼的女王,他就嫉恨无比。

    “太子殿下真是好算计!这是要拿本王当替罪羊吗?对父皇下毒的人,就是你!你连亲生父亲都敢毒杀,又何必惺惺作态?”

    云锦璃心中一沉,她聪明至极,立刻就猜到了一切。

    早在她回宫的那一刻,这个局早就布好了。大公主云笼纱特地告诉她下嫁国师的消息,以她的性格,定然会来找父皇。

    他们选择在她来之前对父皇下毒,就是为了栽赃嫁祸给她。

    云无崖怒目凝视着迈步走来的太子云灏,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对他下的毒手。

    “云锦璃,你不知道太聪明的人,往往活不长吗?”

    金銮大殿的大门陡然关了起来,所有的窗户都齐齐关上。

    一道穿着黑色斗篷的身影,出现在太子云灏的身边。这个身影看不出是男是女,一层黑雾笼罩着那个人。

    “本殿下知道你是我们三千灵域凰云大陆的第一天才,就算整个皇宫的侍卫,都没有人能够留下你。可是你没发现,自己也中毒了吗?”

    太子云灏说出的话,让云锦璃玉颜一变。

    她手掌之上,也已经有着黑色丝线快速蔓延,在她为父皇驱毒的时候,那毒竟然进入了她的体内。

    “你就别浪费力气了,你已经中了丝蝶蛊。中蛊者如同被细丝包裹住,就算是强大如父皇,也无法反抗。”

    太子云灏大声笑了起来,他早就算到云锦璃会救父皇,这丝蝶蛊可是会随着灵力蔓延的。

    随着蛊毒蔓延开来,云锦璃发现身体无法动弹,连说话都没有办法。

    “动手吧!”

    太子云灏看了身边的神秘人一眼,那个神秘人手中就出现了一颗紫色的珠子。

    随着那珠子亮起来,一股可怕的力量散发出来。云锦璃感觉自己渐渐失去了意识,魂魄被抽离出身体。

    她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青金石垂珠流苏缨络,帝青色的青金石,色若天青,在这个时候发出一束蓝色光芒,包裹着她的灵魂,冲向了天际。

    那条青金石垂珠流苏缨络,也跟着消失无踪,仿佛不曾出现过。

    云无崖的脸上露出了悲痛欲绝之色,眼角落下了一滴泪水,口中流出了鲜血。

    “父皇,要怪只怪你太宠她了,这天下你迟早要给她的!到头来,我这个太子什么也没有。世人只知道女王锦璃,谁知道我云灏是太子?从今天起,一切都是我的!”

    在她的魂魄离开身体的那一刻,她听到了太子云灏张狂的话语,也看到了金銮大殿的宫门猛地被踹飞,一道雪白的身影冲了进来。

    她没有看清楚那个人影,只听到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声。

    “小云朵!别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