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皇姐,我失陪了。”

    云锦璃怎么可能嫁给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她立去找父皇取消婚事,她自己的婚事,她要自己做主!

    她立刻风风火火地策马朝着金銮大殿赶去,等到国师来到这里之后,两人正好错过了。

    金碧辉煌的金銮大殿之中,倾云帝君云无崖正在看着一张画卷,那是云锦璃的母妃画像。

    然而,画卷之上那个如九天凤凰的女子,只是一道背影,红艳的倾天长袍飞扬而起,衬着漫天红梅落雪,让他一眼惊鸿。

    那是他们初遇的画面,时光仿佛回到了那一天。

    他微微一笑,冷峻的面容,也如冰雪融化。手指轻轻触碰那幅画,仿佛想要捉住那飘渺的倩影。

    莫问为何红颜多薄命,因为长得丑的,没有那么多人关心她是否活得长久!

    “你曾预言璃儿十六岁有大劫,若要度过这一场的劫难,就要让她成婚。我为我们的掌上明珠,挑选了一个如意郎君,他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见到云锦璃闯进了大殿之中。

    “父皇,我不嫁!”

    云锦璃英姿飒爽地走来,没有侍卫敢阻拦她,因为她是陛下最宠爱的女王。

    “朕的璃儿说不嫁就不嫁,那你就娶了国师大人可好?”

    云无崖笑着说道,满眼的宠爱之色,没有因为她的话责备她。

    “不好!不好!父皇,你好狡猾,这根本没差别。”

    云锦璃哭笑不得的说道,她的灵魂来自现代,在她的眼中嫁和娶都没有什么区别,因为都是结婚。

    但正是因为她有着现代人的思想,所以非常抗拒包办婚姻。

    她可是现代最顶尖的天才特工灵魂穿越而来,怎么可能乖乖听从安排?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朕的掌上明珠,这霸气的样子,真是跟朕一模一样。”

    云无崖朗声笑道,看到宝贝女儿,他的心情特别好。

    只是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就凝固在了那里。

    他低头看到自己的指尖泛起了乌黑泛红的一条丝线,迅速从他的手上,快速蔓延到了他的手臂之上,仿佛一朵妖艳的花朵,生根发芽,扎根在他的手掌心,绽放在他的心上。

    他看了一眼桌上摆放的那幅心爱女子的画卷,那上面的画布之上,不知道何时被动了手脚,竟然染上了毒。

    对方一定知道他每天都会拿出这幅画卷,所以才会在这幅画上对他下毒。

    这幅画他一直小心保管,除了身边的人,旁人根本无法靠近。

    他坐在龙椅上,想要第一时间驱毒,但发现自己的灵力竟然消失了,身体无法动弹,甚至连说话都没有办法。

    “父皇!你怎么了?”

    云锦璃看到他的情况不对劲,第一时间来到他的身边,看到了他手上的黑线。

    “你中毒了,我为你驱毒!”

    她第一时间为云无崖驱毒,以灵力涌入他的体内,要将他体内的毒逼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刻,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迈步走了进来。

    他一双如苍鹰凌厉,如刀削的棱角非常冷硬,唇角浮起了阴柔残酷的笑容。

    金色的发冠,辉煌夺目。金色腰带间挂着着龙纹玉佩流苏,足下踏着黑金交错的靴子。

    “来人,将这个妄图弑父篡位的妖女拿下!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