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加长豪华轿车送库洛洛到酒店,门童帮他把行李提上十六层,刚一到,房间服务的侍者推着餐车将一点精致的小食和饮品送进房间。

    房间是豪华的大套房,一共有三间卧房,主卧有一整片落地窗户,白天能隔空眺望波光粼粼的海面,晚上能俯瞰整座小岛的灯火。

    比起布兰琪现住的又小又破还不隔音的牢房,这里有冷气有饮料有网线有软床,例子举下去可以写三千字,总而言之是天堂。

    他也确实如布兰琪所想的那样,去顶楼的泳池游了个泳,然后拿着头等票去歌剧院听了一场,之后再到剧院楼下的三星餐厅用了一顿法式豪华全餐——和岛主本杰明·克鲁兹的夫人,海拉·克鲁兹一起。

    当然一切都是有计划性的,在上岛之前,布兰琪呼呼大睡的八小时间,库洛洛已经拿到了有关本杰明·克鲁兹的全部资料,其中一页,就是他的夫人,海拉·克鲁兹。

    几乎和样板的富豪家庭一样,本杰明和海拉在结婚十五年以后,早就貌合神离,过上了各玩各的的生活,互不指着互不打扰,但夫妻两人却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他们都喜欢黑发皮肤白皙的年轻男人。

    海拉·克鲁兹觉得她从没遇到过如此会讨她开心的年轻男人,红酒多喝了两杯,脸蛋略微泛红,她在男女之间的博弈中算个中高手,既不会表现的太在意,又不会断绝对方的希望。

    她问:“赫普斯先生明日有什么安排呢?”

    现在库洛洛的身份是约翰·赫普斯。

    库洛洛说到:“既然来到塞拉,我打算去中央竞技场看一看。”

    “不过是野蛮人的游戏。”海拉·克鲁兹对岛上最大的产业很是不满意,“刚开始还有几分新鲜劲。”

    “是啊,前几次也去看了看,确实太过野蛮了些。只不过这次有别人送给我的新鲜玩意,我已经送到竞技场了,到底有多稀奇,要去看过才知道。”

    “念能力者吗,什么样子的?如果是彪形大汉就太倒胃口了。”海拉问到。

    库洛洛温和地说到:“是一名少女,一名银发纤细的少女。眼睛是很纯净的蓝色,比这片海水的颜色还要好看。”

    他说着,侧头看向海面,夜晚时分,那里只是一片混沌的黑。

    “塞拉岛周围暗礁很多,海水的颜色本就算不得顶级。”海拉说到,从他口中听到赞美别的女人,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明天我一定要去看看才好。”

    “如果有这个荣幸的话,请务必让我同海拉小姐一同前往。”

    海拉·克鲁兹喜欢别人叫她海拉小姐,而不是克鲁兹夫人,这让她觉得人们对她的关注是来自她自身的吸引力,而不是因为背后的势力,虽然她也明白这仅仅是自欺欺人,但又有何不可?小小一点不伤大雅的细节就能让她开心的话。

    库洛洛的眼睫微微一垂,压下各种心思,再抬眼依然是那名爽朗优雅的青年。

    “今天下午中央竞技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刚刚我在走廊听到有人提起来,说好像是运送食物和饮水的工人们闯进了角斗场的地下,到底是听谁说到呢……”库洛洛装作不经意地提到,语气像聊社会版新闻那样随意。

    “住嘴!”

    海拉·克鲁兹忽然提高音量打断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黑发的贵妇把散落下来的碎发别到耳后,她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神色恢复如初。

    “方才是我失礼了,不过,约翰,千万不要探寻塞拉岛的秘密,那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至此,库洛洛几乎是肯定了,中央竞技场的地下有些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上没有巧合。

    运送食物和饮水千百次的搬运工们,又怎么会一不小心走错路,把地下当成了仓库呢?

    今天下午布兰琪去检验中心做检查的时候,库洛洛也没有闲着。

    既然吉米·林登特地说了后街情况复杂,那无意给库洛洛指了一条明路。他把一身昂贵西装换下,前往后街闲逛。也许对其他外地人来说后街情况复杂,但在库洛洛看来,后街居民的平均体术水平不如流星街外围。

    塞拉岛的后街是一片鳞次栉比的城中村,掩藏在恢弘的各式度假村、赌场等豪华建筑中,那是赛拉岛的贫民窟。这里的居民大多是以前登岛后无法离开的一批,或花光了钱财或染上毒/瘾或单纯被骗,经过长时间的演化,已然成为岛上最底层的劳动力。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