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库洛洛过来,做了一件事,说了两件事。

    他无耻地吃掉了她的咖啡冻,然后开口邀请她入团,被拒绝了,紧接着想让她帮忙办件事,本来也该惨遭驳回,可自负盈亏独自跑生活的小可怜——也就是她,很容易被金钱收买,哦不,体面地说是无法抗拒金钱的魅力。

    敢情成为团员直接听命于他能省一笔是一笔?

    这如意算盘打得真棒!

    这个世界一共有六块大陆,塞拉市坐落在埃珍大陆东边的一座小岛上,本隶属约瑟王国,也就是现今的约瑟共和国,但几百年前当时的君主允许小岛拥有自治权,加上位置偏远交通不便,几百年的演化后,已经成为三不管地带。

    但塞拉市本身非常赚钱,无法之岛,岛主允许任何在其他地区违法的产业在此运营,譬如赌场、色/情行业、毒品以及人口贩卖,每一项都一本万利,任何外来人口都不会受到当地势力的保护,除了岛主特邀“贵宾”们除外。

    尤其是当地的角斗场非常有名,和世界著名的天空竞技场性质完全不一样,这里不是为了选出参加武术奥林匹克大会的参赛选手,而是为了让看客感受刺激、血腥、金钱的博弈和外面享受不到的娱乐。

    只要是有金钱大笔进账的位置,就会有隐藏的势力,无法之岛塞拉面上无法,那也只是针对“商品”而已,内里有自己的规则和秩序。

    背后的老大没有露脸过,主要说法有两种,有人说是十老头的产业,也有人说是约瑟共和国政/府的娱乐场,但哪一种都没证实过。

    虽然布兰琪没有去过塞拉市,塞拉市的情报并不是秘密,即使不上相关情报网站,各大门户网站上它作为都市传说也广泛流传着。

    布兰琪来缓过神来一想,就明白了库洛洛的意图——大概是让她作为角斗士被卖入塞拉岛。

    即使是这样,布兰琪仍不是很愿意。

    至于说为什么不是大写的不愿意,因为大概还有百分十的可能性,她的念头能够用金钱来撼动。

    谁知道库洛洛这个时候又把话题转了回来。

    他忽然说:“我的邀请在八号位置填上之前都有效,考虑一下入团的事吧,对你来说并不全无好处。”

    比如说?

    她看着库洛洛。

    “比如说,我绝不会对团员的能力出手。”库洛洛说完,还笑了一下,像是想表达出几分童叟无欺的真诚。

    然而被偷过的曾经的无知少女,显然在吃一堑长一智的道路上,走得远得已经拉不回来了。

    布兰琪奋力敲着电脑键盘,这次换电脑上的语音软件说:“你真的是诚心地邀请我去塞拉的吗?”

    谁愿意和前科不良的盗贼同行啊,而且还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还记得在罗里尼亚皇宫里打牌的事吗?”库洛洛又提到了另外一件事,“上次被打断了,扑克牌,还要玩吗?”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全新的扑克,外盒的塑封都没有拆开的那种。

    上次她“临危受命”,代替手气奇差的侠客上场,顿时大杀四方,把所有蜘蛛的荷包洗劫了个遍,并在那之后酒壮怂人,啊呸呸,勇士胆,于是上前挑战他们老大。

    那个时候库洛洛提了个什么要求来着?

    ——要不要再来几局,我们赌点别的。

    ——谁赢了,可以问对方一个问题,输了的人如果选择不回答,就要答应对方的一个要求。

    酒醒了之后,布兰琪已经记起来了她想要问的问题。

    你偷能力需要达成的限制是什么?

    当年被偷的莫名其妙,要死也要死成个明白鬼。

    这次如果库洛洛赢,无非他会提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让她答不出来,于是不得不答应去塞拉市的要求。

    ……呸!布兰琪暗骂自己丧气,还不一定会输呢。

    就说拼手气,看他那副眼眶发黑的倒霉样,自己有赢下来的自信!

    然而在十分钟后,布兰琪又拉坏了刚修好的门边框,她阴郁地出门了。

    三十分钟后,她在机场缓过劲来,坐在轮椅上,顶着空中乘务人员同情又可怜的目光,登上了飞艇。

    布兰琪有气无力地打字到:“为什么我一发就抽中了鬼牌?”

    此时库洛洛正施展出爽朗青年的魅力,对空姐说:“不好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