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墙壁会移动的迷宫,也就是说,路线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这一秒还走在可能通往终点的道路上,下一秒前方就变成了死路。

    如果说之前瞎走撞上终点的可能性在百分之零点一以下,那么现在的可能性,也就是往下再降个百万分之一吧。

    更不要说他们压根都不知道迷宫的面积,全貌,路线,再考虑到两人的体力,就等同于两人靠双脚走出去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布兰琪已经不想走了,她觉得坐在原地修行一下,说不定渴死前能把门具现化出来,到时候她再发动能力逃走。

    这时库洛洛说到:“不过最先开始,我也没想过走出去。”

    布兰琪:“……”

    库洛洛看她半张脸都是黑的,不禁说到:“在不知道地图的情况下盲走迷宫,和黑夜里摸瞎有什么区别?”

    这时布兰琪只觉得膝盖上中了一箭,脸更黑了,因为最先开始她还存有侥幸心理,万一运气好,就这么走出去了呢?

    布兰琪顿时毫无动力,今天已经站了够久,近两年来最久的一次,她靠着墙壁坐下来,抱住腿,不动了,整个人仿佛蒙上一层阴影,今天之内都无法振作再次站起来。

    库洛洛忽然说:“你的声音是怎么了?”

    布兰琪连字都懒得打。

    这时库洛洛的手毫无征兆地探向布兰琪的脖子,手掌却不是抓的动作,布兰琪猝不及防,虽然用手臂格挡了,还是没能挡住库洛洛的手。

    带着薄茧的温热手指触上布兰琪的脖颈,大拇指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律动的大动脉上。顿时布兰琪的背后激起一层薄汗,可她不敢轻举妄动。

    只要短短的一瞬间,甚至在她反应之前,库洛洛就能捏断她的脖子。

    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动作,虽然她并没有感觉到库洛洛的杀意。

    噗通,噗通。

    那双手短暂地在脖颈上停留一秒,旋即向上,捏住她的两腮强行令她张开嘴巴,看了一眼,便放开手。

    黑发青年很淡地说:“声带还在,舌头也在,你为什么不说话?”

    布兰琪微微抬头,从膝盖间露出一只眼睛,藏在层层碎发下面,蓝幽幽的眸子散发出冷然的光,好似出鞘的利剑。

    拇指快速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然后猛地扔向库洛洛!

    库洛洛抬手轻松接下,一看——

    “不关你的事!”

    他想了想,“确实。选择说不说话,用什么方式说话都是你的自由,只是实在太过不便,我想询问你的动机而已。……当然,把动机言语化,我也不怎么喜欢,并且出于什么动机也不关我的事就是了。”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布兰琪身后的墙壁上忽然冒出两根藤蔓似的东西,它们无声无息地探出,然后陡然加速,迅速将布兰琪捕捉、收紧,牢牢绑缚在墙上。布兰琪猝不及防,整个人被质住,她条件反射地绷开双臂,想要将这白色的诡异藤蔓绷断,然而她越用力气,藤蔓往里收缩的力气也越大,很快就磨破了衣服,枝条箍进皮肉里,丝丝血液顺着伤口流下来。

    疼是必然的,但比起疼,布兰琪惊诧地发现,这些藤蔓好像正在吸收她的念,并且越长越大越长越粗,力气也呈几何式上升,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来计算,恐怕在一分钟以内,藤蔓会将她全身的骨头压碎!

    这时一道冷光闪过,库洛洛抽出一把造型奇特的匕首划断藤蔓,虽然藤蔓的再生能力很强,可只一瞬,就让身上轻松不少,布兰琪的一只手伸了出来,指甲猛地暴涨化成利刃,全身的念集中在手掌上,只几下,就把藤蔓砍成好几段。

    一旦离开墙壁,枝条就迅速枯萎,而布兰琪远离墙壁之后,藤蔓丧失了那种瞬间再生的能力,节节断裂,终于完全消失。

    伤口不深,布兰琪用念包裹伤口,便不再滴血了。

    库洛洛把她的手机递给她。

    “靠近墙壁休息就会这样吗?”库洛洛说到,“也就是说,不允许我们长时间坐下来休息了。”

    布兰琪还在喘气,虽然刚刚确实防备不及,但她有点恨这两年的偷懒了。

    “既找不到出口,又不能停下来休息。如果漫无目的地在这座迷宫里游荡,又可以走多长时间呢?而且我们既没有食物,也没有水。”

    布兰琪知道自己的极限,吃的东西不提,三天不喝水她基本上就动不了了,而且不断的行走势必会让这个极限大大缩短,恐怕一天半以内没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