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进牢房前,布兰琪用一次性手机给米沙·卡钦斯基约好了碰面时间。

    次日下午的黄金时段,人尽其用的中央竞技场又给她安排了比赛。昨日在赛场上的斩首式杀人实在太过震撼,今早的解说异常兴奋,连外号都取好了,叫什么“斩首的魔女”还是“嗜血的小怪物”?

    布兰琪记不太清了,这次的对手依旧不强,虽然形成了自己的发却并不适合战斗,手段不算光明正大,他在刀上涂了毒。

    但他的刀在划破布兰琪的皮肤以前,他就被她一手刀劈晕。

    有些观众听闻了布兰琪昨日的表现,不少人慕名而来,为了进场甚至买黄牛手上翻倍价格的票子,他们非常失望,战斗结束的太迅速,流的血也太少了。虽然取得了胜利,布兰琪没有赢得欢呼,反而倒彩满堂。

    布兰琪回到牢笼里的时候,见到对面牢房的伊路米·揍敌客也在。他正靠在墙边,一边晒太阳一边吃着香蕉船,微微眯眼十分享受的样子,仔细一看装香蕉船的餐盘,圆盘的边缘有一个小小的标志,正是库洛洛现在住的酒店的餐厅。

    ……监牢里哪里来的外卖?

    只见旁边一名站岗的警卫,双眼无神,脖颈间插了一根钉子。

    哇……操作系实在太便利了。

    “你的脸怎么回事?”布兰琪问。

    “啊。”晒太阳晒得正舒服的伊路米转过头来,“一直变形的话很累的,说不定还会变不回来。你们呢,定好动手的时间了吗?”

    然而吃着七星酒店送来的甜点,晒着太阳舒福得每一个毛孔都要张开的某杀手,看上去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布兰琪打字,“明晚。”

    “是吗,这么快?”伊路米说到,他把勺子放下,叹气接着说,“本来在这座岛上待着挺舒服的,看来假期就要结束了。”

    “你们杀手接到任务难道每一次都要花好几天潜伏,再杀掉目标人物吗?”布兰琪忍不住打探杀手行情。她知道盗贼们要做不少前期准备,但这些都是交给有脑子的人,某些特攻人员就只用负责听命打架就好,实在活得简单。

    “当然不,这样得亏本亏死。”伊路米有些懒洋洋地说到,“只不过这次的价格很好,又没规定时间,而且塞拉的气候真的很适合度假,你不知道当杀手平时会积压多少压力,你看我家挺大的,兄弟又多,一个两个都不省心,妈妈还总是歇斯底里。”

    哦,知道了。原来这位大少爷是来度假顺便工作,外带逃避来自家庭的压力,也是很不容易啊。

    不过布兰琪认为伊路米接下来并不会太轻松。

    她昨晚临走前终于想起牢对面还住了个大少爷,在警告库洛洛不要一见面就挖米沙头盖骨的同时,布兰琪顺带提了一句伊路米接到委托要杀本杰明·克鲁兹的事。

    那只蜘蛛头子想了想,说:“那你告诉他我们明晚行动。”

    就凭她对库洛洛的了解,虽然他不至于小气,让别人蹭个“顺风车”也不愿意,但也不会就这么便宜伊路米让他直接蹭,能利用的先利用起来才是蜘蛛的作风。

    看了一眼对面控制着操作对象们好吃好喝的揍敌客家大少爷,布兰琪耸耸肩,管他的呢,像她这样自己跑生活还沦落到盗贼帮凶的小可怜,给暗杀界的豪门大少操什么心?

    夜幕再次降临,塞拉岛东边的海岸边,一处洞窟内隐隐有火光,但岛上的居民们根本不敢靠近这里,因为传言有能魅惑人心的魔女在这附近出没,一旦被她盯上,就再也回不来了。

    布兰琪是最后一个到达的,她用能力直接去找库洛洛,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同米沙·卡钦斯基和他的姐姐,米拉·卡钦斯基碰面了。

    米拉是一名已经成年的一角族女性,同样粉色的长发,不同的是她并没有看到米拉的角,就算她戴了一顶带面纱的斗笠也说不过去,一角族成年人的角至少在五厘米以上,用斗笠是遮不住的。

    直到她取下帽子,才揭开了谜底。常年沐浴阳光的皮肤呈现很健康的小麦色,米拉和米沙长得有六成相似,脸部的线条比米沙更柔和,也显得更成熟妩媚一些。可本来十分出色的面孔,却被她额头上的疤破坏了。那个位置正是一角族的角长出来的位置——角已经割掉了,并且从伤口上判断,至少两年。

    库洛洛的视线在洞中扫过,有生活过的痕迹,他问:“城里流传的东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