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哎,不过想想,我这么平凡,这么普通,小莲这么漂亮的黄花闺女又怎么会瞧得上他呢?他心里暗暗在喊,张富贵啊,你要努力啊,不能让人家这么瞧不起自己。现在就指望荷花那娘们,能让他当上小组长,进入官场,有朝一日扬眉吐气。

    张富贵这样想着,朝门外走去,只是没见秀花,他本想问一下小莲她妈去了哪,但当他回过头来,看见小莲又在用心地缝她的衣服,想想,我张富贵在他眼里竟不如一件破衣服,想到这,张富贵心里一阵难过,哎,省省吧,她妈在哪关你屁事?

    张富贵心灰意冷地扛着锄头去了地里,一边干活一边哀声叹气地,他喜欢兰兰,可毕竟是他的弟媳,总有一天弟弟回来,他还是一无所有,现在他还没回来,还能跟兰兰玩点暧昧,等弟弟一回来,玩个鸟,桥归桥,路归路吧,所以兰兰不是他的选项。

    他喜欢小莲,可这丫头始终都不拿正眼看他,即便他拼了命地救她,还是起不了什么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原来,直接唤他张富贵,现在改叫富贵叔,后面多了个“叔”,两相一比,张富贵觉得跟小莲的关系,没近反而疏远了,张富贵心里大骂,谁他娘的要做她叔?

    张富贵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最后想到一个主意,他首先要做得就是改头换面,一改自己颓废的面貌,摸摸自己口袋里,空无一物,理发也得钱啊!

    正巧就遇见荷花,“姐,借点钱给我理个发呗。”

    荷花一出手就给他二十,张富贵却只收了三块,其他的都退给她,“姐,多的我也不要,我不是卖的,别整得我像只鸭一样,这三块也算我借你的,等当了干部拿了工资,我加倍奉还。”

    这话说得荷花哈哈大笑,“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好,有骨气,姐就欣赏有骨气的人。”

    “只是,那小组长的事,还请姐想想办法。有朝一日,等我有了出息,一定好好孝敬姐姐您”张富贵尽挑好的说,他把荷花当着一根救命稻草,潜台词就是,我的未来和媳妇可全仰仗姐你了。

    荷花被她说地很高兴,最后拍了拍她那胀鼓鼓的胸脯,“好,一切包在姐身上,你回去等我的好消息吧”

    此刻,张富贵捏了捏口袋里的三块钱,便放开手脚干活,他要早收工,去理个发,帅一点的,最好让小莲那丫头眼前一亮,为之前瞧不上自己而后悔,然后主动投入他宽大的怀抱。

    张富贵如是想着,一扫刚才的阴霾心情,加快了手上的活计。

    终于太阳还没落山,张富贵就把那块地整完了,便急匆匆地收工回村。

    他没有回家,而是到村里的理发店,他要去整理自己的外表还有信心。

    村里的理发店是建安家开的,建安也出去打工了,留下了他老婆丽君在家,把地包给别人种了,守着这个店,总算也能把她们娘俩养活,所以丽君还算过得比较清闲,有生意就做,没生意,就在家闲着。

    这个理发店是从他们家屋后往外搭了一小间,通过一道门可以直通她的卧房,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晚上守好店,可以直接进去睡觉。

    张富贵走到理发店门口,见店门开着,于是走了进去,但里面没人。

    于是他就推开小店与她屋里相隔的那扇门,但本想喊一嗓子,但刚开一道缝,里面的情景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一人已脱得光光,她全身肉乎乎的,但一点也不肥,胸前那两个小肉包虽然大小没法跟兰兰和荷花的比,但也圆润笔挺、玲珑别致,这又是一番风味了,她的身材也格外的苗条,线条到腰间柔和地凹了进去,他的眼光继续往下爬行,但见一小撮稀疏的芳草,甚是撩人,只是两腿夹得那么紧。

    张富贵看不出里面的最令人神往的光景,张富贵心里大叫不过瘾,他赶紧把眼光往上移,想再看一下她那两个可爱的小肉包,但已经晚了,她已经戴上了胸衣,哦,原来丽君在换衣服。

    门好象也有意提醒里面的人一样,自己吱呀了一下,紧接着里面就传来一声尖叫。

    张富贵一惊慌,赶紧把门给关上了。

    张富贵本来想跑的,但想想,自己又不是故意看她,凭什么要逃跑?于是他就坐在了靠墙的长凳上,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不一会,门吱呀地开了,里面走开一个约摸二十七八岁的少妇,头发还带点颜色,就那样整齐滑顺地披在了脑,果然是做头发的,光这发型就有城里人的味道,再看她脸,也是瓜子脸,脸形偏瘦,但皮肤光洁水嫩,眼睛、鼻子、嘴巴都不大不小、适中,看起来,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