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富贵实话实说,“看到了啊,我又不是瞎子。“

    “哦,看清了吗?”

    张富贵摇了摇头,“那倒没看清”

    荷花心这才放了下去,不过马上又紧张了起来,因为张富贵说,“不过,那肯定不是支书。”

    荷花斥道,“你可别乱说啊!不是我家斌子是谁?”

    “你们家赵国斌,谁不认识啊,矮矮的,胖胖的,整个一土肥园,那男的瘦得跟个猴一样,哪能是你们家斌子,我说嫂子,你不会偷男人了吧?”

    “瞎说什么呢?”荷花不承认。

    “我亲眼所见,怎么能说我瞎说呢?”张富贵傻劲上来了,他明明说的是实话,而且是亲眼所见,怎么可以说他是瞎说呢?

    “好好好,你没瞎说。”说着,荷花一只胳膊勾在了他脖子上,她心想,既然这傻张富贵什么都知道了,那这事可千万不能捅出去,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要堵他的嘴,总不能杀人灭口吧,她可没那个胆,只有用其他办法了,“我说,张富贵啊,你不是想看看嫂子我的身子吗?那我们到屋里去?”

    张富贵想也没想,就说,“好嘞”,这么好的事,他张富贵又岂能不识趣。

    “嗯,那你跟我来。“说着,荷花一扭一扭地走进屋。

    张富贵当然是魂不守舍地跟着进去了。

    进了屋,荷花就转过身对着他,轻轻地拉下了卸下了她那多余的上衣,赤裸着上半身,手勾了起来,嘴里呢喃着,“富贵,过来。”

    张富贵一看,这光景,她上半身白花花的,叹道,这娘们养得可真白,白地不像个村妇,特别是那跳动着的一双肉球更是魅力四射,张富贵便像被招魂一样,被他招了去。

    荷花也就三十五、六,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荷花正处三十到四十之间,岂不是狼虎之年?

    这张富贵也算是撞大运了,一大早地,那盆那猴子和这骚娘们都有份的脏水,竟泼在了张富贵身上,还不是倒霉透顶?

    荷花没征得张富贵的同意,就一把扯下了他的裤子。

    张富贵一看,他的下面还是第一次在荷花的面前显露,不觉脸上一红。

    “哟,还脸红了,是不是还没碰过女人?”

    张富贵点了点头,说实话还真没正式碰过女人。

    “呵呵”这可把荷花乐坏了,没想到这么大岁数了,还能碰到一个童子哥,那真是中大奖了,“行,呆会看你表现,表现好,嫂子,给你一大红包。”

    “哦,还有红包?”张富贵半信半疑。

    “可不,你得让老娘舒舒服服,红包那是小菜一碟,可是不行,那就别怪老娘打你屁股了。”

    听她这么一说,张富贵就有些泄气了,要把她弄舒服了,这难度可想而知了,张富贵虽未真正尽人事,可看这娘们这表现,一定是那方面很强的主儿。

    荷花急不可待地跳进了他怀里,红艳艳的唇瓣就贴了上去,吻着吻着,竟把张富贵的劲给引出来了,他抱着她的柳腰,慌慌张张地乱蹭,老找不到地方。

    荷花咯咯地笑了起来,“一看,你就是个雏鸟,连地方也找不到,得了,抱我到屋里,让嫂子好好调教你。”说着,荷花身子一软瘫在张富贵坚实的怀里。

    “好嘞”张富贵把她给横抱而起,虽然她有点肥,但对天生神力的张富贵来说,算不了什么。

    张富贵抱着她,大踏步走着,径直进了屋,把她放在了床上。

    那荷花一下子就胳膊一勾,将他的身子压在自己的身上。

    “在哪啊?”张富贵急得要命,还找不到地方。

    “别急,慢慢来”

    荷花像老师一样,引导着他进来,张富贵进到了一个湿滑之地,他终于得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体,张富贵高兴不已,原来那次和兰兰不是自己不行,是自己太激动了,方法也不对,原来还担心自己有病,原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荷花可真是个好老师。

    “嗯,现在慢慢地用力,慢慢地加快”荷花继续指导着。

    张富贵依她所说,慢慢地用力加速,荷花嘴里呻吟了起来,这声音尖尖的,脆脆的,很有穿透力,象弹起了高音的古筝一样铮铮作响,慢慢地,这声音又变成了嘶哑,象过年时,刚被割破喉咙放血的猪一样嘶鸣,然后,她的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