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嗯,拿着字据,明早别忘了。最快章节就上”秦烈将钟淳朴签名的字据递给她,刻意提醒道。

    “明天你不是也去吗?还是你拿着吧。”诸葛冰冰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钟淳朴的大度,反而让她内心积压多年的仇恨消散了许多,甚至觉得是把对方往绝路上逼。

    但她也不能责怪秦烈,毕竟他也是为了帮自己!

    “这哪行?万一我丢了怎么办?”

    秦烈将字据硬塞进她手里,加重语气道:“这是你们娘俩应得的补偿,也是对那个男人的惩罚。”

    “那好吧,我走了!”诸葛冰冰接过字据,转身向办公室外走去。

    在她转身的霎那,秦烈能看到这丫头泪水再次流下,可见她心中的仇恨,已经逐渐被矛盾痛苦所替代。

    “秦烈,刚才怎么回事?诸葛冰冰与那男人,究竟是什么关系?”柳曼很快走了进来,一脸好奇的问道。

    “跟我们无关,别问那么多。”秦烈开口回答。

    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知道的人自然越少越好,也算对钟淳朴父女之间无奈情感的尊重。

    “哦,这是药品行业协会下发的文件,你看一下。”柳曼并没过多询问,将一份红标题文件放在桌上道。

    秦烈拿起来一看,是关于卫生部疫苗研制中心下发的疫苗生产企业招标通知。最快章节就上

    内容是让有意向参加的药品生产企业,准备公司资料及相关文件,参加本月十七日的招标会议。

    “跟咱们有关系吗?”虽接手药厂两个多月,但对这个行业还是一知半解,开口询问道。

    在宏盛集团时,他曾经经历过一次政府招标,不可否认,对所有相关企业来说都充满了巨大的吸引力。

    甚至不惜用尽各种手段,但也不可否认,实力决定了一切。

    以现在药厂的规模与实力,能应付药品生产与销售及不错了,哪还有资金与实力搞疫苗生产?

    “我也不清楚,第一次收到这样的通知。”

    柳曼实话实说,略一停顿后开口解释道:“过去咱们是合资,所以不允许参与,可能改了公司性质后,才通知咱们。”

    “嗯,那放到我这里,到时候看看再说。”秦烈随意将文件扔到桌上道。

    在他看来,如果有时间的话,去凑凑热闹,多了解一下也不错,但如果没时间,也就算了。

    ……

    诸葛冰冰拿着字据,根本没心情回单位上班,而是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家里。

    这么大的事,还是要跟妈妈商量一下!

    “冰冰,现在才几点,这么早就下班了?”诸葛珊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她后好奇的问道。最快章节就上

    “今天请假了,没去单位。”诸葛冰冰坐在沙发上随口回答。

    “请假?”

    母女两人相依为命,诸葛珊自然看出她神情的异样,忍不住追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我见到钟淳朴了,跟他谈了一下。”诸葛冰冰实话实说道。

    诸葛珊一愣,随即长长叹了口气道:“有什么好谈的?别为了这事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