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你们气色还不错,你们现在可以走了。”张康年说。

    “好的”秀花付了医药费,招呼着他们两个走。

    张富贵很自觉地跨了过去,将小莲抱了起来,因为他觉得她那柔软而温热的身子他没有抱过瘾,但嘴上却说:“你不能动,一动毒液容易扩散,还是我抱吧!”

    这次小莲没有反对,显然张富贵的歪理把她给唬住了。

    张富贵抱着头转身就走,但张康年叫住了他,“张富贵,我觉得你有些不对劲。”

    “啊”张富贵一惊,是他中了毒,还是康叔发现了他的小心思?他缓缓转过身来,“康叔,我哪里不对劲?”

    “你再说一遍”张康年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康叔,我哪里不对劲?”张富贵重复着。

    “嘿,你小子不结巴了?怎么回事?”张康年眼里发出惊异的亮光。

    “呃,你问秀花”张富贵把这球踢给了秀花。

    秀花朝他瞪了一眼,张康年转向秀花,“你说,他怎么回事?”

    秀花笑了笑说,“哦,说来也奇怪,他被我踹了一脚就不结巴了。”

    张康年更觉惊奇,他睁大了眼睛,“是吗?有这种事?你踢他哪了?”

    这一问把秀花给问得楞了一下,难道我踢了他的跨下要让你知道,她傻笑了一下,“就踢了她的头,对,头,是不是张富贵?”

    张富贵也傻笑着,点点头。

    张康年一看,张富贵也点头,在他印象中张富贵是不会说谎的,那就真有这事,他满脸写满了惊讶,眼睛发出了亮光,忙戴上老花年,拿起书架上的发黄的医书翻了起来,一边翻着一边还自言自语说,“有这种怪事?”

    秀花给张富贵使了个眼色,“还不快走?”

    “哦”张富贵抱着小莲,跟着秀花走了。

    到了她家,张富贵把小莲放在客厅的椅子上坐,小莲便问,“富贵叔,你真的是被我妈踢中了头,才不结巴的?”

    张富贵不想再撒谎,“呃,事实上是,她踢了我的裆部。”,说完他傻呵呵地笑着。

    小莲一楞,脸都红了。

    秀花忙用指尖戳了张富贵的太阳穴,“瞧你,怎么可以跟孩子说这事?她还是个孩子。”

    张富贵却不这么认为,你看小莲那胸,那屁股像个孩子吗?入洞房都没有问题。

    小莲的美目马上瞪着他,“肯定是你对我妈使坏,我妈才踢了你那里,你活该,看你还敢不敢?”

    张富贵马上摆手,“误会,误会,那是我跟你妈撞了一跤,她以为我占她便宜才踢得我,我可没想占你妈便宜啊!”,张富贵还是说谎了,他不想自己刚在小莲面前树立起来的光辉形象这么快就毁了。

    “哦,那还差不多,要不然,我饶不了你。”小莲严肃地说,在她看来,要欺负她妈,得先问问她。

    “那是,那是,我哪有那胆?”张富贵摆出那副招牌笑,一下子就让小莲信了他,小莲心里在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