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娘的,真骚越带劲,“嗯”张富贵应了一声,便快步朝前走去。

    荷花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听着张富贵的扁担吱呀吱呀地响着,看着他的两瓣坚实的屁股快走时有力快速地扭摆着,荷花不禁想入非非,她特期待那让她尖叫销魂的时刻。

    很快,张富贵便到了他家的西红柿地里,他把担子轻放在田埂上,只见荷花从他呼啸而过,朝他吹了一个清脆的口哨,张富贵一乐,嘿,这可稀罕,没想到荷花这娘们会吹口哨,这哨声悦耳动听,却极具挑逗和魅惑,张富贵心弦被触动了一下,这哪是口哨,分明是勾魂曲,张富贵朝她看去,只见荷花妩媚一笑,那细腰便驾驶着两只圆鼓鼓的屁股瓣儿和两条诱人的腿巴子袅袅离去。

    张富贵明白,她这口哨是让他注意她的去向,张富贵正面朝着地里,眼角的余光注意着她的倩影,不多会,只见荷花东张西望了一会,便鬼鬼崇崇地钻进了她跟前的那块甘蔗地,不见了人影。

    张富贵嘴角嘿嘿一笑,风风火火地给西红柿施起了肥。

    张富贵正埋头苦干,这时有人喊他,“张富贵,张富贵。”,声音很清脆很动听,大哥一喜,以为是小莲,可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他失望了,此人根本不是他想念的小莲,这个人张富贵倒有点不想见她,为什么叫呢?

    那人的第一句话,就叫他很不爽,她一见张富贵就劈头盖脸一句,“你还欠我一块钱,是不是忘了?还是想赖账?”

    瞧这话多没分寸,“你说什么呀,什么赖帐?我是那种人吗?”

    来人不是别人,却是理发店的丽君,这人长得不赖,她披着一头齐肩长发,身穿束身碎花t恤衫,下身黑色短裙,露出两只光洁白皙的小腿,虽说没上次他在她店里见到的那超短裤下两条修长的玉腿诱人,但就现在这身打扮,在这乡下,也算很时髦了,在张富贵看来,她搞理发的,穿成这样的,可以理解,也确实很漂亮,可刚刚她的话让她的形象大打折扣,他心里在骂,这丫真是钻进钱眼里了,一块钱竟在这里向他讨要,他又没说不给。

    “好啊,你说你不会赖账,那你现在给我啊!”说着,她伸出了小手,摊开了手掌,什么意思,要钱呗。

    常言道,欠债还钱,天经地意,张富贵没了脾气,朝身上摸了摸,脸耷拉了一下,“不好意思,没带。”

    “又没带”丽君气乎乎地,很不高兴。

    “不就是一块钱嘛,哪天我给你送过来。”

    “多久啊,一块钱,你不会拖一年吧!”

    张富贵差点晕了过去,“姑奶奶,你现在等那一块钱用吗?”

    “对,我等钱用。”

    “行,回头,我给你送去。”张富贵有些不耐烦,这个丽君也算是极品,一块钱紧追着不放,这事他都差点忘了。

    “你说话算话,要不然,别让我看见你,我一看见就问你要钱。”

    “好,怕了你了。”

    丽君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开了。

    张富贵犯难了,他身无分文,这一块钱还真就难住他了,不是他不想给,是他实在身无分文,别说一块钱,就是一毛钱,他身上也没有。

    张富贵自认倒霉,这都什么事,明明是丽君这娘们没把门关好,他不小心看到了她的春光,于是便多了一块钱“看身费”,荒唐,荒唐之极,不过,想想也值,所以张富贵从没想过不付她这一块钱。

    这一块钱,他如果向兰兰要,她肯定会给,但兰兰心细如麻,就怕被她问出什么来,又要惹她伤心了,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也跟着毁了,张富贵最怕的就是向兰兰解释,他既不想骗她,又不能说实话,他很纠结。

    他想来想去,这一块钱他还得另想办法,他的眼睛无意地落到那片浓密的甘蔗上,眉头一皱,难道我堂堂男子汉竟要伸手向这骚娘们要钱?

    张富贵施完了肥,他把家什全扔在地里,到水沟里,找了块清澈见底的地方,洗净手,又洗了把脸,这才朝荷花藏身的地方走去。

    荷花早就在那等得不耐烦了,一见张富贵钻了进来,就问,“你怎么才来啊?”

    张富贵傻笑了一下,“不错,你能等这么久,等急了吧?”

    “可不是”荷花几乎是扑了过来,但当靠近他的时候,才闻到一股味道,“快把衣服脱了。”

    张富贵心里在骂,瞧把你这个骚货给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