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嘿,我说,你还赖着不起来啊1那女人叫道,把他往边上推,“你重死了,哎呀”,那女人使劲地推他。

    要装就要装得像,张富贵不为所动地,赖在她身上,任她推。

    虽说她力气小,但使上吃奶的劲,总算把他给开了,把他翻在地。

    那女人气呼呼地看着仰着躺在地上的张富贵,自言自语地说,“嘿,真晕了,还是不是男人?我还没晕,你倒晕了。”

    那女人一看,“是你,喂喂,醒醒。”

    见他没有反应,她蹲下身来用小手拍着他的脸,张富贵又觉得她的小手暖暖的柔柔的,拍得真舒服,跟兰兰的小手可有得一比,张富贵想象中,此女是一个妙龄少女。

    那女人见张富贵拍不醒,秀眉一皱,不会是装蒜吧!她站了起来,却见张富贵的裆部高高耸起,她心道,嘿,晕了还有这么大的反应,果然是吃老娘的豆腐装蒜,好啊,得给你点叫训。

    她脚伸了过去照着他胯下就是一踢,用尽了全力。

    张富贵被她这么一踢,疼地跳了起来,“啊”,他双手捂着裆部,不断地上下跳着,表情很痛苦,他一边跳,一边在骂,“你神精病啊!”

    “嘿,不结巴了你?”那女人眼中发出了亮光。

    张富贵一边跳,一边还在笑,“诶,真的不结巴了,好奇怪。”

    “哈哈,那你还得感谢我,要不然再来一脚,巩固一下疗效。”说着,那人又抬起了脚对着他的裆部。

    “别,别别。”张富贵跳了开去,苦笑了一下,“够了,不要被你再来一踢给踢回去了。”

    (备注:被踢要害,结巴的人不结巴了,虽然没有科学根据,但乡下既然有这样的传闻,也不是完全不可信,被人这么一踢,打通了什么筋脉也说不定,但提醒各位,只是传闻,未有亲见,切勿模仿。)

    “哈哈,你怎么报答我?我可治了你的病啊!”

    张富贵终于停了下来,一看此人,此人虽说不是他想象中的妙龄少女,她四十出头了,但姿色还很了得,肤色有点晦暗,依稀可见美人斑,但那脸蛋仍然风韵不减,特别是那身材更是迷人,体型修长而苗条,胸脯却高耸着,颇有成熟妇女的风范,看着她这身形,再想想刚刚压在她身上那滋味,张富贵很有一种想把她给霸占了的冲动。

    但他跟她不是很熟,虽然隔着不远,但很少说话,所以刚刚张富贵闭着眼,张富贵愣是没有听出是她,此人是谁?

    她就是住前边的姚秀花,人虽长得好,但只可惜是个寡妇,但凡在乡下守寡,村里人都会送她一个外号“扫把星“,秀花如此,柳叶也是如此,只不过,柳叶克死了两兄弟,而秀花就克死了一个,一直没嫁,独自抚养她的女儿,如今女儿已十八九岁,长大成人,说实在的,她不容易,张富贵不明白,她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外间传言,她偷过汉子,可是从来没有人亲见过,所以张富贵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真的偷汉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