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富贵正要提笔,玫瑰慌忙喊了起来,“慢,张富贵,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让开,还是我来。”说着,她走上前来,要夺他手上的大毛笔。

    张富贵傻笑了一下,“看向玫瑰的身后,“赵书记你来了”

    玫瑰一听赵书记来了,这还不得挨骂,赶紧转过身来往后一看,结果什么人也没有,这才知道张富贵耍了她一道,她愤愤不平,“张富贵,好啊,没想到你这么不老实,竟敢骗我”,说着,她转过身来,“你把工作当”

    她的“儿戏”两字还没出口,眼前赫然一响,一个醒目的大红字映入眼帘,是一个“生”字,这一个普通的字,居然是那么刚劲有力、美观大方、精气神十足、浑然天成,好一个大字,一笔一画,无不妙不可言、出神入化,玫瑰惊呆了,“什么,这字是你写的?”,他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小学还没毕业的而看起来傻里傻气的人,竟会写这么一手好字,打死她都不相信这字是眼前人所写,她的眼睛滴溜溜转了起来,朝四周看了起来,看来看去不就她和张富贵两个人吗?而自己连毛笔都不在她手上,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就是她看花了眼,二就是有鬼,绝不可能出自张富贵之手。

    张富贵又到桶里沾了沾红漆回来,正要提笔写第二个字,玫瑰叫住了他,“等等”

    张富贵不解地停了一下,看着她,只听玫瑰喃喃自语,“这字是你写的?”

    张富贵疑惑地说,“这除了你和我还有别人吗?”

    玫瑰刚看过周围,没错,这里除她就是这个张富贵了,并无别人,只见她小手揉了揉眼,定睛往那一看,那活灵活现、妙笔生花的大“生”字还在那,果然没有看花眼,难道真有鬼?

    她疑惑间,张富贵不再理她,提笔写第二个字,玫瑰正要喊住他,只见一竖一横折出来了,光这两笔就是让玫瑰觉得是出手不凡,她惊呆了,写字之人不是张富贵是谁?

    她注视着他的背影出了神,突然觉得张富贵的背影变得高大威武了。

    不一会,一个帅气逼人的“男”字便赫然墙上,张富贵回过头来,看着呆若木鸡的玫瑰,“怎么样,我的字?”

    玫瑰打量着眼前的张富贵,忽然觉得他帅呆了,那是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朵梨花压海棠,当然张富贵其实没这么帅,但此刻在玫瑰的眼里真的好帅、好有男人味,她不禁看得呆了。

    玫瑰一向仰慕有才学的真汉子,所以才嫁给了颇有文化在镇中学教书的葛正远,但后来才知道葛正远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有才学,他除了空有一张师专文凭之外,是碌碌无能,连个字也写不好,东倒西歪的,还不如她一个女流,他这水平能混个中学教师实属不易。

    而眼前的张富贵却让她眼前一亮,这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就凭他手上这俊秀的字迹,足以冠绝十里八乡,要不是她亲眼所见,打死她也不相信这个小学还没毕业的人竟有这么一手好字。

    玫瑰的心像经受了一场地震,她感憾了,看着对他微笑着的张富贵,她竟迷失了自己,她呆了,笑了,笑得甜美,笑得像个花痴。

    “喂,醒醒,睡着了吗?”张富贵推了推她。

    玫瑰这才晃过神来,一下子羞红了脸,眼里满是秋波荡漾,“没,没想到,你深藏不露。”

    “哈哈,我不是怕这石灰和红漆伤着你的细皮嫩肉,我才懒得出手。”

    “哦,你原来是在为我考虑?”玫瑰眼里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心儿像被弹着的琴弦一样,奏响了一曲掷地有声、欢快动听的乐章,开始还有些调调,越看着他,越狂乱,最后完全没了调调,她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心怦怦地跳着、乱了,毫无节奏。

    “嗯”张富贵傻傻得摸着他的后脑勺,不知从哪学来一句经典而充满男人魅力的话,“男人本来就应该为女人考虑,不是吗?”

    “啊”玫瑰的心儿,荡漾着,在本来平静的湖面上,激起了屋屋涟漪,她再也无法平静,她的脸也随之火辣辣地,她娇羞地转过了身去,低语着,“你看,时候不早了,要不然,先到我家吃个午饭,再一起完成吧!”

    她的声音虽小,但张富贵却听得真切,“胡说什么,太阳还是斜着的,时间还早,再说了,我午饭肯定回家吃,要不然兰兰会到处找我。”

    听到兰兰会到处找他,玫瑰竟莫名其妙地像喝了一瓶醋一样,整颗心都酸酸的,她转过身来,面对着他,“什么?她只是你的弟媳,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啊”张富贵一愣,没想到,一不小心说漏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