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了笑,向斌子敬了个军礼,“尊命。”

    “嗯,这才差不多,”说着,他拍了拍张富贵的肩膀,“好好干,你可是我一手提拔的,可不要往我脸上抹黑,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是”张富贵依然傻呵呵地笑着。

    斌子撇了撇嘴,心里大骂,草你的娘的,老子都不知道,你啥时候是傻的,啥时候是聪明的,你说他傻吧,刚刚在办公室那些话,着实让斌子刮目相看,你说他不傻吧,瞧他那傻笑样,再加上他居然肯帮玫瑰做事,不傻才怪。

    “要不然,赵书记,和张富贵一起帮忙,刷刷墙怎么样?”玫瑰见斌子还不走,就灵机一动。

    “哦,我还有事”斌子马上就说,接着把公文包往胳肢窝里一夹,点了一只烟,吸了一口,“你们忙,我先走了。”

    说着斌子便向前走,但很快又回过头来,色色地看着她,“玫瑰妹子,什么时候请我到你们家喝杯酒啊?”

    玫瑰一惊,这死胖子说是到她家喝酒,八成是要占她便宜,她有些不高兴,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好啊,哪天等正远从镇中学回来,叫他陪你喝两盅。”

    斌子一听等她老公回来,那还有什么戏唱,他苦笑了一下,“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好了,你们忙,我走了。”说着,斌子气乎乎地扬长而去,心里大骂,这个臭娘们居然不给面子,给老子来这么一套,你给我走着瞧。

    见斌子走远了,玫瑰扑哧一笑。

    张富贵挠了挠脑壳,“你为什么笑啊?”

    “呵呵,你瞧那死胖子气得那样,还想打老娘的主意。”

    “呵呵”张富贵瞧了瞧斌子的背影,也觉得好笑,“腿好短,好肥啊!”

    “嘻嘻,没想到,你也敢在背后骂他。”玫瑰对张富贵的赞赏又增加了一分,村委会那些人不怕这个死胖子,可张富贵就不怕,这倒跟她有点像。

    “怕他干嘛?我连”张富贵本来想说,我连他老婆都干了,还当着他在家干的,但马上意识到这话不能说出来,马上就断了。

    “什么?”

    “没什么,那我们开始干活吧!”张富贵马上叉开话题。

    “好,你跟我来,我们回到里面拿家伙。”

    “好的”张富贵跟着玫瑰又进了村委会的院子,此刻其他人走光了,就剩他们两个了。

    两人一直往里走,到了最里面一间门口,玫瑰说,“这是仓库,东西就放在了里面。”

    玫瑰推开门走了进去,张富贵也跟着走了进去。

    只听玫瑰一声尖叫,扑入了张富贵的怀里。

    张富贵顿觉一个柔软的身子在自己怀里颤抖,脱口而出“什么情况?”

    “老鼠,有老鼠。”玫瑰如受了惊的小鸟,紧紧地抱着张富贵,让张富贵感到她身上传来的温热和柔软,特别是她胸前鼓鼓的东西顶着他的胸膛,都被她给压扁了。

    张富贵心里打起了冷笑,他要感谢那只老鼠,让他又多一了一个艳遇,没想到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妇女主任,竟主动投怀送抱,太玄幻,张富贵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竟在他到村委会第一天上班时,竟发生了。

    张富贵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双手悄悄搂住了她又细又柔的腰肢,他轻揉了几下,暖暖的,柔柔的,这才让他相信这不是一个梦,而是真的。

    玫瑰也许并没有发现他的双手搂着腰,她的身子仍然抖着,瑟瑟地说,“老鼠走了吗?”

    “哦,走了”张富贵本性傻善,他竟说了实话。

    玫瑰这才往后退了一步,脸色红得如熟透的苹果,低着头说“不好意思,我怕老鼠。”

    张富贵看着她娇羞艳丽的模样,心里在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老实,这送上门的便宜怎么就这么快没了,但灵机一动,来了灵感,他忽然叫了声,“又来一只,好大啊!”

    玫瑰一听又有一只,她哪管是真话,还是假话,再次不顾一切地扑入了张富贵的怀里。

    这次张富贵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双手赶紧搂紧了她的细腰。

    手心感受着温热和柔软,胸膛感受着她的柔软和饱满,闻着她沁人心脾的女性幽香,张富贵开始迷失在她的温柔里。

    时间仿佛停顿了两三分钟,惊魂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